看啦又看小說網(m.goldenvictory.com.cn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第二百一十五章 恩將仇報

    想不到對方年紀輕輕,修為竟敢恐怖如斯,羅檜無奈之下,唯有放手。(手機閱讀請訪問m.k6uk.com)

    朱玉壽周身玉石之色逐漸消退,看著羅檜冷笑一聲,道:

    “閣下無故向我出手,不知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羅檜一招失手,頓時面色鐵青,但口上依舊強硬,厲聲道:

    “賀蘭世家與林家爭斗,別人都走光了,為何你卻在此?他們兩家之間莫名的爭斗,是不是你在挑撥離間,快說。”

    朱玉壽無奈的搖了搖頭,道:“我說老人家你誰啊,你說我挑撥的,就我挑撥的?你有證據嗎?”

    “證據?”

    羅檜冷笑一聲,道:“等我帶你回墨者行會,那里的刑具會讓你吐出證據來的。”

    羅檜話音剛落,悅來酒樓的二樓墻壁猛然碎裂開來,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朱玉壽的身后,兇猛的氣機,鎖定了他。

    不用說,那自然是羅檜的那只身披機關獸甲的靈獸了。

    只是這只靈獸所展現出來的氣息,似乎比羅仁杰那只黑豹還要強上數倍不止。

    面對這一人一獸的前后包夾,朱玉壽卻是怡然不懼,依舊談笑風生帶:

    “閣下沒有任何證據,卻要憑借武力強留于我,可想過后果嗎?”

    “后果?”

    羅檜卻是冷冷一笑,道:“就算是在江寧城,我都不信朱家會為了你這小子,與我墨家為敵,更何況這里是邶閩城。”

    朱玉壽搖了搖頭,道:“我所謂的后果,不是指朱家,而是在這邶閩城中,你也動不了我一根頭發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大言不慚,膽敢與我羅家為敵,你認命吧!”

    那羅檜看來也是個不管不顧之人,說完之后,氣勢飆升,與那重甲靈獸遙相呼應,直接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“羅兄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羅檜即將出手之際,只見人影一閃,翟城主和墨離二人雙雙攔在了朱玉壽兩邊。

    羅檜見狀,心中雖然不忿,但還是十分不情愿的收住了攻勢,沉聲道:

    “翟城主,墨離師弟,你們真要為了這個小子,與我羅家為敵嗎?”

    翟城主不卑不亢的道:

    “羅兄說笑了,在下斷然不敢與羅家為敵,只是這邶閩城軍政之事,乃是翟某人負責。

    羅兄以挑撥邶閩城江湖勢力爭斗,攪亂邶閩城為名緝拿朱家家主,在下卻是不得不過問。

    否則萬一有個冤假錯案,上頭追究下來,吃罪不起的,終究是翟某人。還望羅兄見諒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

    墨離沉聲道:“羅師兄你身為墨家總院執事,一言一行,皆關系墨家聲名,若是您行為不慎,冤枉了好人,豈非累及墨家聲威!”

    羅檜聞言,不禁勃然作色,看著面前二人,眼中寒光閃爍,道:

    “好好好!兩位當真是盡忠職守,令人欽佩。只是聽說這朱玉壽乃是翟城主千金的情郎,二位如此拼力保他,恐怕亦是難脫徇私之嫌吧。”

    面對羅檜的質疑,翟城主眼中閃過一絲決斷,道:

    “不敢,只要羅兄能夠拿出充分的證據,證明朱玉壽與此事有關,不用羅兄動手,翟某人便親自將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羅檜冷笑一聲:“希望兩位,不要后悔今日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說完長嘯一聲,從悅來酒樓二樓一躍而下。

    那重甲靈獸亦是嘶吼一聲,先行一步躍下,將羅檜的身形穩穩接住,四蹄翻飛,剎那間消失在了街口。

    待羅檜離去之后,朱玉壽對翟城主和墨離躬身一禮,道:

    “多謝兩位前輩,否則今日還真不知要鬧成什么樣?”

    翟城主看了朱玉壽一眼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就算是為了靈兒,本城主也不會看著你為人所害。只是羅檜此人素來心胸狹隘,睚眥必報,你在邶閩城中,最好小心一些。若是無事,最好還是先回江寧城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翟兄言重了,我看玉壽面對羅檜和靈獸的聯手交逼,依舊氣定神閑。恐怕就算我們兩個老家伙不出手,羅檜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墨離卻是豪爽的一笑,上下打量了朱玉壽一番,一拍他肩膀道:

    “小伙子不錯,靈兒這丫頭,看人還是很有眼光的。”

    朱玉壽淡然一笑,道:

    “墨離前輩見笑了,若是沒有兩位前輩庇護,晚輩面對那羅檜和靈獸夾擊,恐怕就只能落荒而逃了。”

    墨離笑著道:“能逃的了,也算是種本事。”

    翟城主則只是點了點頭,道:“此間之事已了,墨離兄,我們該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墨離點了點頭,和翟城主一同帶著城主府人馬離去。

    臨走之前,還沖著朱玉壽眨了眨眼,笑著傳音道:

    “小子,多去看看靈兒,他最近可是想你的很了。”

    朱玉壽淡淡一笑,看了這殘破不堪,一片狼藉的酒樓,和縮在墻角欲哭無淚的掌柜一眼,隨手將一錠五兩左右的紋銀扔在桌上,道:

    “掌柜的,這是酒錢。”

    然后,便帶著龍兒轉身而去。

    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。雖然很同情那位掌柜的,而且也有能力幫忙。

    但朱玉壽的銀子,也是手下人辛辛苦苦賺來的,當然不能隨便拿去做善事。

    邶閩城外以西十余里,有一座偏僻的莊園,由于賀蘭世家的數百人手過于顯眼。

    林家在城內勢力又是根深蒂固,所以賀蘭家在決定要與林家開戰之后,便買下了這座莊園,作為臨時落腳之地。

    如今賀蘭嫣身中情毒,渾身氣血如沸,雖然有著一身傲人的修為,但這種感覺,壓抑的越久,反撲之力便越強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賀蘭世家的人便又再次退回到了這座莊園。

    然而還沒等他們踏入莊園,卻見到莊園之內,火光沖天,一陣陣激烈的打斗之聲,隱隱從里面傳來。

    “發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場景,賀蘭嫣眼中閃過一絲怒火。

    這時,一名身穿短衫的漢子,似乎被人用什么重手法,從大門之中硬轟了出來一般,翻滾著倒在了賀蘭雪的面前。

    然后大門之內,再次沖出一人,看打扮,卻是林家子弟的服飾。

    他見了賀蘭雪等人,眼中閃過一絲狂熱,狂笑一聲道:“哈哈,臭娘們,你們的老窩已經被我們端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揮舞著兵器就沖了上來。

    只是他修為不過區區罡氣境初成,還沒靠近賀蘭雪身前,便被她身邊一名賀蘭家好受舉起火銃,一銃轟的渾身焦黑,鮮血淋漓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賀蘭雪俯下身子,玉指在那名漢子身上連點數下,那漢子悠然蘇醒,看著賀蘭雪等人,眼中流露出狂喜之色,道:

    “賀蘭小姐,林家之人偷襲,家主帶著我們拼死一戰,可是敵人太強,我們又沒有了火器,實在不敵。”

    “丘士心!”

    賀蘭雪聞言,心中不覺微微一顫,當下大聲道:

    “兄弟們,林家雜碎不顧信義,以和談為名,偷襲咱們。

    丘家弟兄為了咱們在與林家的雜碎正在拼命,隨我一起沖進去,殺光林家雜碎。”

    “殺光林家雜碎!”

    賀蘭家的人,除了幾名通竅境高手留下保護著賀蘭嫣之外。

    剩余之人,皆在賀蘭雪的率領之下,紛紛高呼著殺進了已經四處著火的莊園。

    莊園前院,入眼所見,除了到處著火的房屋之外,就只有橫七豎八的幾具賀蘭世家子弟的尸首。

    而一陣陣兵刃交擊之聲,則是夾雜在烈火焚燒的噼啪聲中,從后院傳來。

    “隨我去后院!”

    賀蘭雪一咬牙,帶著眾人殺向后院。

    然后當他們劈開火海,來到后院之時,看到的,卻是一只蒙著眼睛都毛驢,正在院子中央,不斷的拉著一個大轉盤。

    那轉盤之上,一把把刀劍,風鈴一般都垂落下來,隨著毛驢拉動轉盤,刀劍不斷相互交擊,發出一陣陣金鐵交鳴之聲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中計了,快撤!”

    賀蘭雪見此情況,神色不由得一變,連忙下令撤退,卻是為時已晚。

    只聽“轟”的一聲驚天巨響,留在莊園之外的賀蘭嫣眼睜睜的看著面前的莊園之中,猛的爆發出一陣驚天爆炸之聲。

    威力之大,就連腳下的地面,都為之劇烈的一震。

    早就已經是一片火海的莊園,幾乎在剎那間四分五裂,劇烈的沖擊波,攜帶著熊熊烈焰擴散開來。

    猛烈的罡風幾乎吹到了她身前數丈之地。

    “雪兒!”

    賀蘭嫣嗔目欲裂,如此恐怖的爆炸威力,恐怕進入莊園之中的人,皆是兇多吉少。

    所謂母子連心,血濃于水,眼看著唯一的親生女兒就這樣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繞是一賀蘭嫣的清冷,也不禁悲痛欲絕,心如刀絞,一行清淚自美眸之中緩緩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“哎呀,這可真是一把好焰火,精彩,精彩呀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略帶一絲戲謔的聲音緩緩傳來。

    賀蘭嫣憤然回頭,卻見丘士心帶著丘家之人,正緩緩而來。

    “丘士心!”

    賀蘭嫣一口銀牙幾乎咬碎,到了此時此刻,她哪里還不明白,這一切,都是眼前之人的陰謀。

    “你丘家當初來到北荒郡,惶惶如喪家之犬,是我們賀蘭世家收留了你。不僅助你們站穩了腳跟,還將唯一的女兒下嫁給你。

    我賀蘭家對你們丘家只有恩情,為何你卻要恩將仇報?”
向日葵团队宝马彩票计划群 常山县| 平凉市| 济南市| 察隅县| 兴山县| 莱芜市| 浠水县| 湖州市| 泾源县| 泸溪县| 横峰县| 子长县| 内黄县| 乌拉特后旗| 张家界市| 定日县| 宝兴县| 余江县| 大宁县| 永年县| 成武县| 托克逊县| 视频| 平罗县| 分宜县| 青神县| 丰城市| 祁连县| 昌宁县| 乐陵市| 乌兰县| 黄浦区| 会昌县| 莲花县| 永宁县| 托克托县| 孟村| 酒泉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