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說網(m.goldenvictory.com.cn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第272章 罪臣之女19

    麝香見后笑著道:“到底是大小姐,已經全部打理好了。(m.goldenvictory.com.cn)我還要去大少爺那里,就先告辭了!”

    長輩叫人請晚輩,顯示了老夫人對于顧大小姐的重視。但長幼有序,麝香想必老爺、大夫人那里都去過才來的。先請大小姐,再請大少爺,大小姐年長大少爺,也不算違規。

    對于這種門門道道,宮里規矩更大,這些算不了什么。希寧淡淡笑著:“老夫人真是疼我,麝香你也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雖然是一等丫頭,但在老夫人那里貼身伺候了十余年,已經二十多歲,哪里聽不出話里意思。

    麝香一聽立即行禮,不敢居功的樣子:“大小姐真是折煞奴婢了,這都是老夫人疼小姐的。奴婢先告辭。”

    希寧讓芙蓉送送麝香。

    麝香送走后,又過了會兒,希寧起身去大客堂。那里離正門近點,等會兒領旨也可以方便點。

    家里也沒什么人了,家具也不多,客堂里總算是收拾出來,放上二個八仙桌,擺二桌酒席。

    這次也算是患難與共過,趙姨娘能和二個庶出的兒女在旁邊偏席上一起吃飯。而主桌五個人,就顯得有點擁擠了。

    小廚做好菜送上來,各丫鬟站在旁邊,等伺候后主子們用完,才會再吃。

    看著桌上的雞鴨魚肉,只是有兩個菜因為材料被抄家時一起拿走了,外面買不是這個味,而沒上。但比起天牢里,那肯定是一個天一個地。

    這次抄家,哪怕是筷子、柴房里的柴火都全部上車運走。抄得很徹底!

    顧廷瑞自然是一個勁地感嘆,牢里多么的恐怖,每天都有人拉去審訊;如何的苦,伙食如何的差。

    大家都應著,其實心里想的是,有什么好訴苦的,這里每個人都蹲過大牢。

    其實其他人蹲大牢時,因為影響很大,全京城和皇上都知道了,待遇改善了許多,而顧廷瑞確實是妥妥的什么都沒有的蹲大牢。

    一旁趙姨娘插了句話:“大小姐更是厲害,是在詔獄呢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微微皺眉,邊桌的二小姐好奇地問:“大姐,詔獄是不是天牢更嚇人?”

    希寧淡淡一笑:“還好。給我一間最里的牢房,有床,有被子,一日三餐二菜一湯。”

    二小姐問:“那里是不是有恭桶?天牢里恭桶好臭,還就這樣敞開著,害得我不敢上,憋急了讓秋月在前面擋著。”

    天牢里當然都是敞開式的,給個恭桶算不錯了,很多都是直接拉在角落里,所以才那么臭。

    希寧解釋:“那牢房有塊布簾,每日恭桶也會有人倒。”

    看著主桌這里的長輩,顯然不快了。牢房里無,坐過牢的女子,多少名譽感覺有損。

    她加了句:“一切都過去了,就全忘了吧。今天應該恭喜爹洗凈嫌疑,官復原職,應該敬父親一杯。”

    于是大家紛紛舉杯向顧廷瑞道喜。

    喝了酒,筷子夾了一口菜,剛壓了壓,趙姨娘又說了:“這次幸虧大小姐救了徐同知,老爺才那么快放出來。牢房弄得好點,也算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~”這下大夫人火了,將筷子拍在桌面上,很是不滿:“那么多的菜,還塞不住你的嘴嗎?恭桶都能提,還讓人吃飯嗎?難得上一回桌,不好好吃,說的都是什么?再多話,這桌到另外屋吃去。”

    趙姨娘嚇得,將對著主桌的身體轉過來,低著頭不敢再抬起。

    希寧知道大夫人為什么發那么大的火,這二日她跟錦衣衛在一起,就算是蹲大獄,也是單獨一人在詔獄。而顧家的事情,外面傳的沸沸揚揚,身主已經到了該談婚論嫁的時候,這次事情一出,肯定會有影響。

    且不說顧家的家底被抄去許多,就一個未婚閨閣小姐和錦衣衛混幾天,還不知道發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大夫人正在煩著,趙姨娘也不知道是真傻還是故意的,哪壺不開提哪壺,不是存心來添堵的嗎?

    希寧淡淡一笑,繼續吃。這一桌子的好菜,可不能浪費了。

    不久,宮里有人來宣圣旨了。

    顧家只要在的人,主子、奴才,按照身份輩分依次排著跪著聽旨。

    宮里的貴公公宣完圣旨,將一卷圣旨雙手遞給了顧廷瑞。顧廷瑞雙手接好后,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貴公公又從旁邊拿了一卷:“皇后娘娘懿旨!”

    好了,所有人就算站起來,也要再跪下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賜顧廷瑞長女顧菀馨如意一柄。

    希寧謝恩后,接過裝著如意的盤子。未婚閨閣女蹲大牢,多少名譽有失,皇后幫著皇上補過,賞賜如意,堵住眾人悠悠之口。

    老夫人身邊的麝香,立即偷偷往貴公公手里,塞了上一張銀票。

    貴公公沒少拿過,手指一摸就知道,就五兩銀子的銀票。眉毛不由倒豎起來,五兩銀子,寒摻誰呢,他過來宣的是圣旨,以為是繩子呀?而且還帶來了一箱子皇上的賞銀,外加皇后的一邊如意。

    大夫人故意苦瓜著臉:“今天這才安頓下來,今晚要睡的床差點都沒夠。怠慢貴公公了!”

    噢,抄過家了,那可是什么都登記入冊拉走的,安王府里那是連地上的磚都撬了運走。

    貴公公臉色好了點:“情有可原,情有可原,那老奴先走一步。”窮光蛋,懶得廢話。再說顧廷瑞一直平庸,也不指望能飛黃騰達、位極人臣了。

    “貴公公慢走!”所有人都異常恭敬,沒給夠錢就必須恭敬啊!

    不多給也是有道理的,哭窮比顯富強。萬一皇上感覺他們家還挺有錢的,跑回來再抄一回家,那不是壞了嗎?

    將圣旨供奉在祖先的牌位前。抄家什么都拿走了,就算供臺上的香爐和燭臺都拿走,但牌位倒是全留下了,隨意扔在空當當的祠堂內。現在的供臺和其他物品,還是剛去街上買來的。

    供完后,回去繼續吃。

    有了圣旨在,別人也就不敢拿顧家女眷蹲過大牢說事,也算是挽回了名譽。而其他家的女眷,有可能沒那么運氣了,就算不進官窯,也會跟著一起被流放。

    吃完飯,梳洗后,躺在床上。希寧想著任務應該已經完結了吧,身主保住了命,而且保全顧家所有女眷清譽。

    一覺醒來,發現還是在任務里,也只有苦笑著起身,繼續!
向日葵团队宝马彩票计划群 海晏县| 浙江省| 大石桥市| 隆化县| 蛟河市| 平果县| 桦南县| 古交市| 巴里| 怀集县| 陆丰市| 金堂县| 安多县| 景谷| 望都县| 阜宁县| 重庆市| 方正县| 常宁市| 凤庆县| 观塘区| 灵寿县| 上饶市| 商水县| 鹤庆县| 师宗县| 施秉县| 共和县| 沙坪坝区| 宁蒗| 如东县| 温州市| 察隅县| 丰原市| 龙井市| 台中县| 谷城县| 达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