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說網(m.goldenvictory.com.cn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戰雷龍紅甲將士

    寒意爬上吳冥眉間,就連瞳孔也是一片冰寒,發色變得一片銀白,他已是道意附體,現在的狀態下,道意附體何止是強大了一分兩分,揮手間,落下的雪花又重新飛起攻向頭頂的雷獅,此物兇猛,吳冥不敢大意,第一次將長刀斷罪握在了手中。(看啦又看手機版m.k6uk.com)

    一刻鐘之后,地坤峰的峰頂被削去一丈,吳冥手臂被雷獅一口咬穿,但是他手中的長刀也刺進了雷獅的胸膛,后者身體漸漸化作雷電消失在他身體中,體內靈海已經開拓出來,接下來,就是擴寬的過程,雷劫消失之后,靈海的大小也將確定下來,到時候便再無更改的可能。

    頭頂的烏云仍在翻滾,雷劫一般分為九道,也就是說,剩下的時間里,他還有三道雷劫來擴大自己的靈海,只是雷劫一道更比一道強,前六道已經到了橙色,難道說今天還會落下紅色的雷罰嗎?

    沒有讓吳冥有著過多休息的時間,第七道雷罰已經出現,伴隨著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雷鳴聲,一個碩大的龍頭從烏云中緩緩伸出,橙色的雷電在巨龍周圍環繞,他的雷劫,居然能夠幻化出此等神獸。

    云崖子的眉頭輕輕一皺,可能這條橙色雷龍的出現,也出乎了他一些預料,他剛想出手之際,忽然心有所感看向遠方,下一刻身體已經消失在地坤殿中,攔住了正在急速向前飛行的道空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道空道友,不知如此行色匆匆,是何處啊?”

    “云崖子,你莫要明知故問,我告訴你,此子身負逆天之能,若無我相助,今日他必定要道隕于雷劫之下,你莫要攔我,速速離開!”

    “我的弟子,我自然會助他,道空道友就不必操心了,請回吧!”云崖子直接拒絕了對方的提議,對方是什么人他十分的清楚,此行不來搗亂就算了,怎么可能來幫忙?

    道空確實是一副十分著急的樣子,可是他跟云崖子同為通玄巔峰境界,兩人一旦糾纏起來,不可能很快就會結束,這樣的話,不久耽誤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嗎?

    “云崖子!你這個老頑固,這是武王印,見此印如見武王,我命令你立即給我讓路!”

    道空掏出一鮮紅玉璽,上雕有神獸朝天犼,乃是武王當年統御人族時所用,聽聞玉璽本為碧綠色,后來因沾染了太多荒人與妖族的鮮血而被染紅,一般人見到此物,定當誠惶誠恐,唯命是從,可惜,他們遇到的是云崖子。

    云崖子大手一揮,渾身青衣換紅衣,一副容顏也恢復到青年模樣,直接指著道空的鼻子說到:“今日我弟子渡劫,誰也不能去打擾,別說你只帶了一個武王印前來,就是你帶著罰天劍來,今日你也不可能靠近我弟子半分,待到事后,我還要上道一宗問一問,我弟子渡劫,你們為什么能帶著武王印前來。”

    “云崖子,你欺人太甚!”道空雖然不甘,但是也不能怎么樣,兩個破竅巔峰的人,沒有萬不得已的理由,都不會相互動手。

    巨龍自云中沖出,長著血盆大口咆哮著沖下,身后龐大的身軀與利爪也從烏云中顯現,吳冥長刀換長槍,提槍而上,眼中綠光茵茵,如剛才對付雷獅一般,找出雷罰上的薄弱點,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心眼通下,雷龍只是一道道聚集起來的閃電,只需要將最為集中的點破壞,那整條巨龍也將潰散,這就是他剛才以被咬到一口,然后瞬間擊殺雷獅的仰仗所在。

    只是這雷龍的身軀比剛才的雷獅龐大許多,其中的脈絡密密麻麻,錯綜復雜,一時間居然找不出其中的關鍵點,弱點沒有找到,雷龍卻已經到了他的面前,張口咬來,長槍橫掃,與巨龍撞擊在一起,一時間,雷電交加,風塵四起。

    雷龍一口沒中,利爪緊隨其后已經抓來,帶著龐大的破空之聲,猛然抓在吳冥的身上,后者的身旁有盾牌懸浮,透明的保護罩籠罩住自己的身軀,龍爪再不能寸進,只能用力的捏緊。

    保護罩不堪重負,很快就出現了裂痕,還好是他反應夠快,在保護罩完全破碎的最后一刻,他怒吼一聲,長槍猛擊雷龍頭頂,雷龍身上的力量為之一頓,然后,就在這一頓的時間中,吳冥仰頭長吼一聲,長槍接連揮舞,一擊接著一擊,將雷龍龐大的身軀打得步步后退,似乎是沒有了還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然而,橙色的雷劫并不會就這樣簡單的被擊敗,就在他連續攻擊時,雷龍頭頂的雙角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,緊接著,就是一道碗口粗細的橙雷猛然從它雙角之間射出,吳冥躲避不及,雷電直擊在他的胸口,強大的力量只在剎那間就將他的身軀擊飛,如同一塊破抹布一般摔在地坤峰頂。

    雷龍沒有就此罷休,龐大的雷電能量繼續在它的雙角之間匯聚,一道又一道雷電重擊在峰頂上,高聳的地坤峰再次被毀去數丈之多,每次被雷擊時,山上的花草都會枯萎去大半,但是又在瞬間有更多的花草生長,穩坐在桃花樹下寫著字帖的灼華,持筆的手微微顫抖,額間已經布滿了細汗。

    “師尊,師兄們,小師弟那里好像是出現了一些問題,我們真的還不出手嗎?”

    灼華雖然看上去極其的疲憊,但是依舊言語輕松的說著,遠處,獨孤一依舊跟老嫗困在棋盤中,無暇分身,軒轅輕柔跟天魔宗的副宗主已經大打出手,但是懷中的木盒還是沒有打開,至于沐白,她面對的可不是一兩個人,只有云崖子那邊比較輕松,因為道空至今都還沒有動手。

    不過看到云崖子的臉色有一些不好后,道空也大概猜到了是因為什么,冷笑著說:“哼,怎么樣,云崖子,你們根本就沒有能力幫助吳冥度過這一次的雷劫,還是速速讓開,我有為他化解的雷劫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弟子的事情,不需要你擔心,我們不用幫助冥兒度過雷劫,因為他自己就已經足夠了。”云崖子依舊是寸步不讓,但是暗中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去支援吳冥的準備,只要情況有些不對,他可以在瞬間到達吳冥的身邊。

    雷龍的雷擊終于結束,但依舊有一個身影屹立在山頂,衣衫襤褸,披頭散發,但是他眼中的戰意,從未像這一刻一樣的炙熱,伸手將身上已經破損不堪的衣物扯下,露出一身健美的身軀,上邊還有著未干的血液與傷痕,充滿著也野性的魅力。

    吳冥的行為,防護是讓雷龍受到了挑釁,后者咆哮著從天空中沖下,他橫槍格擋住對方的頭顱,但是龐大的力量還是將他推著向后退去,一直推到了山頂的邊緣才停下,地上被劃出一道溝壑,他的身軀都被埋入其中。

    站立在山峰邊緣的吳冥緩緩抬頭,一道道鮮紅色的花紋爬上他的臉龐,也爬遍他的全身,一條條紅色的絲線從他的手上延伸出一條條紅色的絲線綁在長槍上,本該沒有任何思維的雷龍,在這一刻,居然會有一些懼怕的神情。

    下一刻,龐大的龍頭就被吳冥一槍擊中下顎重重的揚起,緊接著就是轉身一腳踢去,雷龍巨大的身軀就重重的摔在山頂,激起一陣又一陣的灰塵。

    就在吳冥正抬起長槍,決定給予它最后一擊時,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突然涌現在他的心頭,來不及多想,抽槍后退,而在他退開的瞬間,一根直徑三尺有余的雷電便擊中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,打出一個五六尺的寬的大坑。

    吳冥仰頭看去,烏云之下,地坤峰之上,迎空站立著一位紅甲將士,渾身赤紅的將士,身后是火紅雷電編織的披風,手中是深紅的長槍,只有面甲中的雙眼,透著碧藍的光輝。

    雷劫第八劫,已經是紅色,而且是幻化成了人形,吳冥這一次,不準備等著攻擊落下了,他手腕翻轉,舞出一個槍花,腳下猛踩大地,彈射而出,長槍槍尖直取對方首級。

    紅甲將士沒有感情的一抬手,原本已經被打倒在地的雷龍突然掙扎著站起,又拔地而起,長著巨口朝著吳冥咬來,而在同一時間,紅甲將士也從天空中持槍沖下,兩面夾擊。

    吳冥嘴角獰笑,前進的速度不減反加,瞬間,槍尖相互碰撞,擦出一道狹長的火花,他并不停留,一側身,閃到對方的側面,重槍劈下,就要直取對方的頭顱,紅甲將士雖然看上去可怕,但是行動似乎不是很靈敏,這個側身攻擊,確實達到了效果,長槍劈在了對方的脖頸上。

    只是對方身上紅甲實在是太過于堅硬,長槍劈上去沒有什么作用,反倒是對方身上一道細紅的電流順著長槍傳導到他的身上,讓他的身體一陣酥麻,雙手差點抓不住長槍。

    只是短暫的麻痹,等到他恢復的時候,赤紅的槍尖已經到了他的面前,躲避已經來不及,他只能盡力的歪開自己的身體,槍尖刺穿他的肩膀,透體而出,并且還有強大的電流從槍尖傳遞到傷口之中,引起更加劇烈的疼痛。
向日葵团队宝马彩票计划群 明溪县| 南京市| 邯郸市| 富平县| 襄垣县| 聂拉木县| 水城县| 云梦县| 察隅县| 河津市| 兴文县| 南平市| 林甸县| 乐山市| 叙永县| 遂宁市| 东台市| 金川县| 山东省| 津南区| 安多县| 屏边| 昔阳县| 信丰县| 桂平市| 扎兰屯市| 肇东市| 商水县| 阜平县| 武穴市| 恭城| 佳木斯市| 明水县| 清河县| 陇南市| 太和县| 桃园县| 正镶白旗|